最新资讯
医药代表30年:离开还是坚守

 在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发行业委员会(RDPAC)主席布安瑞看来,国17条中关于医药代表的规定,实际是让医药代表这个行业回归到其原本的位置。在政府监管的同时,更需要行业能够更好地进行自律,实现自我管理,最终实现行业与社会的进步。

日前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》(业内称医药国17条),明确提出医药代表只能从事学术推广、技术咨询等活动,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,失信的记入个人信用记录。

此举将医药代表业务与药品销售剥离,有业内悲观观点认为这或也意味着300万医药代表将消失。事实上,医药代表的畸形发展,与国内大批仿制药品风行有关。这些仿制药差异不明显,竞争空前激烈,也导致医药代表的工作从“药”转为“营销”。

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医药代表们表示,目前不会离开医药代表这个行业,认为还有发展空间,因为新药新技术需要人来推广,医药代表还是有必要存在的。不过,部分医药代表将离开,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情,转型或者转行,此次实际是一次洗牌。

在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发行业委员会(RDPAC)主席布安瑞看来,国17条中关于医药代表的规定,实际是让医药代表这个职业回归到其原本的位置。在政府监管的同时,更需要行业能够更好地进行自律,实现自我管理,最终实现行业与社会的进步。

 

变味的行业

医药代表一般隶属于药厂,是负责相关药品的推广工作的人员。上世纪80年代末,随着第一批跨国制药公司进入中国市场,国内各大医院的药剂科最先与医药代表开始接触,随后也被国内制药企业纷纷效仿。

西安杨森早期的一位高层(已退休)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西安杨森是最早引进医药代表的合资公司之一。“当时很多进口药,需要专业人士向医生介绍相关用法,尤其是副作用等方面的信息。”